书荒必备江淮裴敛小说

《揽江淮》故事精彩,尤其是主角江淮裴敛登场的时候,十分值得耐心的阅读下去,这也是我推荐这本小说的原因,《揽江淮》讲的是:“一会儿到了,那里的工作人员问你事情经过,你就说产妇来医…

揽江淮》故事精彩,尤其是主角江淮裴敛登场的时候,十分值得耐心的阅读下去,这也是我推荐这本小说的原因,《揽江淮》讲的是:“一会儿到了,那里的工作人员问你事情经过,你就说产妇来医院之前经过激烈的行为,出血严重,但产妇拒绝检查。”………

揽江淮

《揽江淮》小说试读

第3章青梅

我不知道他心里还有一个爱而不得的小青梅。

我以为,是我的勇气感动了他。

我一直是个勇敢的人,哪怕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,我也敢对抗父母。

父母不让我上大学,我就去端盘子、扮人偶、干苦力给自己赚学费。

父母想拿我换彩礼,我就翻墙跑到火车站,离家出走。

我以为只要有勇气我就能战胜一切,包括裴敛的冷漠。

领证后,我们没举行婚礼,我没钱,裴敛没心。

他继续读研究生,而我则去了一家医药公司上班。

就这样,裴敛从研究生到博士生到医学管培最后成了医生。

我曾在他大半夜被薅起来参与抢救时,抱着保温桶等在空荡荡的医院大厅。

也曾在小小的值班室里看着窗外的烟花对他说“新年快乐”。

终于有一天,他带我回了他父母家。

那时候我才知道,那个跟我住地下室的穷医生家里是何等显赫。

显赫到能出资盖一家医院让裴敛当股东兼院长。

而之前裴敛苦哈哈的日子,也不过是裴父裴母为了历练他。

他的父母对我很不满意,但良好的教养让他们只是对我礼貌地疏离。

他母亲问我:“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?”

我能感觉得到,裴敛眼里的期待。

于是我说,正在备孕。

裴敛的眼睛亮了,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,闪着激动,带着欢悦,他直直看着我,半晌,他说:

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我一愣,在裴敛的瞳孔里看到了刚进门的沈萌。

那一天,裴家的团圆宴变成了沈萌的接风宴。

我看得出来,裴敛的父母很喜欢沈萌,他们不停地给沈萌夹菜,问沈萌在国外习惯不习惯,问她未来的打算。

裴敛更是一改往日沉默寡言的性格,滔滔不绝地和沈萌讲起这些年的境遇。

我一个人端着碗小心翼翼地细嚼慢咽。

我没有吃醋,没有生气。

从他们的谈话中,我知道裴敛与沈萌多年不见了,我想他们此刻相谈尽欢也是情有可原。

我甚至还想要不要在裴敛父母家多住几天。

让裴敛和他从前的朋友多聚一聚。

沈萌长得十分漂亮,长长的卷发披在肩头,大眼睛眨啊眨的,看着知性又可爱。

她主动跟我打招呼:“你是江淮吧,我叫沈萌,是裴敛的发小,之前没听裴敛提起过你,今天咱们头一回见面,来,我敬你。”

沈萌说话的时候笑脸盈盈,但我却不喜欢,我总感觉她话里有话。

她说:“裴敛这些年多亏你照顾,你不知道,他这个人最爱泡在实验室里,怎么说都不听,要是冷落了你,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那天沈萌说和我相见甚晚,拉着我的手非要互换联系方式。

她说她以后就要去裴家新成立的医院上班了,让我以后多多关照。

我想我对她关照得应该还不错。

给裴敛送去的午饭,她对我说感谢,说味道很好。

为裴敛洗干净的衬衣,她对我说抱歉,说不小心沾上了咖啡渍。

她还在朋友圈里晒她的工作日常,每一张配图里都有一个眼熟的身影。

第4章回家

沈萌的一条微信,裴敛无论在干什么,哪怕是在洗澡,也会立刻擦干身体去找她。

他说:“医院刚成立,沈萌有些细节要和我对。”

他说:“沈萌今天过生日,约了科室几个同事一起吃饭。”

他说:“沈萌今天连做了五台手术,累得都站不起来了,我去看看。”

一次又一次,裴敛为了沈萌而丢下我。

一次又一次,我劝慰自己,没关系的,江淮,你要相信你自己,相信裴敛。

然而这一次,我终于发现,我的盲目自信是多么的可笑。

裴敛和沈萌来到卫生管理局。

奇怪的是管理局未收到任何关于手术失败的投诉。

“昨天手术失败,至今居然没收到任何投诉,真是奇了怪了。”

“有没有联系到患者家属?”

沈萌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。

裴敛握着她的手感知到了她的担忧,手指用力攥住她,抢先回答:“我院同事正在联系。”

卫生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点点头,将沈萌带进问话间,打开录像机,开始问话。

裴敛在外来回踱步等她。

我的灵魂跟着裴敛走来走去,还陪他去了一趟卫生间。

忽然觉得做灵魂也挺好,不用吃不用喝,还能去过去不能去的地方。

裴敛的手机响了,是那个负责联系病患家属的同事打的。

“裴院长,患者在医院没有登记家属信息,要不要报警?”

“患者有没有工作?”

“有是有,联系到了她的公司,公司说她辞职了,好像是因为怀孕。”

裴敛点点头,吩咐员工再联系,如果实在联系不到就报警。

我飘在空中,觉得好悲哀啊。

裴敛的医院我经常去,但每次只在他办公室待一小会儿,鲜少碰到其他员工,就是碰见了,别人也叫我“裴太太”。

以至于现在,对着患者信息上的“江淮”二字,没人想到江淮就是裴太太。

沈萌问话完毕还主动做了检讨,态度良好,很快就出来了。

只要是手术就有失败的可能,卫生管理局没有为难她。

短短半个小时,他们就从卫生管理局离开了。

“阿敛,我害怕,”沈萌在车上抱着裴敛泪水涟涟,“最近几天我可不可以去你家住?”

“不太方便。”裴敛拒绝了。

我松了口气。

哪怕我死了,我也不想让这个女人登堂入室。

“阿淮这几天比较懒散。”裴敛补充。

原来是嫌我懒,怕我照顾不好他的小青梅啊。

“那你来我家好吗?”

“改天吧。”裴敛说,“我昨天就没回家,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回去了。”

“哦,对了,今天医院打电话来说,患者怀孕后辞职了,且家属信息拦空白。”

沈萌神色一慌,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裴敛没注意到她这一瞬间的变化。

他继续道:“这说明患者很可能是依附男人的菟丝花,且婚姻状况可能不光彩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事儿就简单了。”

裴敛语焉不详,但我明白他的意思。

他是想说,死的这个人可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,是想凭借肚子上位的婚外情。

沈萌松了口气,勾唇露出个感动的微笑:“阿敛,多亏有你。”

这一瞬间,一对有清人四目相对,火花四射,感天动地。

哪怕我成了灵魂,我都觉得我头上的大草原绿油油的。

裴敛回到家,家里冷冷清清,厨房里还堆着昨天没洗的碗筷。

以往我总会在睡觉前收拾好厨房。

裴敛皱了皱眉,而后恢复如常,似乎这间屋子里有没有人都不重要。

他脱掉外套,疲倦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。

然后走向衣帽间。

他打开衣帽间的灯,呆住了。

第5章空荡荡的家

衣帽间的柜子上贴着一张画,画是我从网上搜的,画的一对夫妻和一个小宝宝。

裴敛摘下画看了看,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我笑了。

被自己蠢笑的。

我以为他能看懂我的暗示,实际他对我的东西根本懒得关注。

衣柜打开,里面挂着一身小小的连体衣。

衣服上绣着“surprise”。

我突然想起。

昨天我用验孕棒测出了自己怀孕,想给他个惊喜,可裴敛又说要加班。

我一刻也不想等,急着把这个好消息当面告诉他。

于是我拿着孕检单去了裴敛的医院。

可谁想到,我死在了医院。

裴敛应该很庆幸。

庆幸我死得早,没生下孩子,没给他和他的小青梅添堵。

裴敛一瞬不错地看着那个小连体衣,像是有所猜测。

他忽然大喊一声:“江淮。”

以前,我最喜欢听他叫我的名字。

他一叫我的名字,无论我在干什么,都会第一时间回应。

可是现在,回应他的只有沉默。

“江淮!”裴敛提高了声音,带着压抑的怒气。

这下有回应了。

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一声“江淮……淮……唉……”

裴敛生气了。

他拿出手机,开始发语音:“你到底在闹什么?不就是昨天没回家吗?我说过了医院有工作,你怎么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呢?”

我在他耳边大声喊:“我没闹,我只是死了。”

说真的,我特别好奇,当他看到我尸体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心情。

是惊诧,还是悲伤,或者是无所谓。

手机界面保持不变,没有人回复,也没有人“正在输入”。

按照常规,哪怕我发脾气,也不会不理他。

裴敛等了一会儿,没了耐心,他不耐烦地打起了电话。

电话那头传来机械音: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裴敛的脸色忽然黑了下来。

他不再管我,一个人进了书房,打开电脑,页面停留在输入密码的界面。

他连输了几个,都提示“密码错误”。

裴敛恼了。

毕竟在家里都是我为他准备好一切。

哪怕是玩游戏,也是我打开电脑登录账号后等着他屈尊降贵来敲键盘。

他气恼地狠狠捶了下桌子,他的手机适时响了。

他看也不看就接了起来:“我告诉你,你再不回家就永远不要回来了。”

电话那头愣了下,“裴先生?”

裴敛一怔,连忙解释:“实在抱歉,您是哪位?”

“裴先生您好,江淮是您的太太吧?我们是……”

小说《揽江淮》 第2章 试读结束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44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nhgjc.com/n/1210677.html

(0)
jindon的头像jindon
上一篇 2024-06-11 14:11
下一篇 2024-06-11 14:12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qq:6540144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6540144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